<td id="cn7zt"></td>

<source id="cn7zt"></source>
  • <label id="cn7zt"></label>
    <small id="cn7zt"></small>

    x

    暴漲又暴跌!你這么放不下股市 是想賺誰的錢

    來源:愉見財經| 作者:夏心愉| 2018-10-23 21:27:22
    摘要
    今日各微信群里,悲觀情緒重新蔓延,群友說著“狼來了”的故事,打臉了昨日那些“預期反彈1000點開啟大牛市”的樂觀;而昨日的場景,又映襯了上周,悲觀者說著再這樣下去2000點都不遠了。

    這兩日的A股走得戲劇性,暴漲后又回跌。

    今日各微信群里,悲觀情緒重新蔓延,群友說著“狼來了”的故事,打臉了昨日那些“預期反彈1000點開啟大牛市”的樂觀;而昨日的場景,又映襯了上周,悲觀者說著再這樣下去2000點都不遠了。

    大紅色周一,上證綜指收出百點長陽,報收2654.88點,創兩年來最大單日漲幅;憂郁藍周二,上證綜指跌回2600點以下,報收2594.83點。

    浮云

    事后的分析總是最好做的。

    漲了,就說多重利好釋放,政策底加上市場底;券商領漲那就嗅一嗅國家隊的資金腳步,就說估值已經跌出合理區間,券商板塊本身“進可攻退可守”。

    要是跌了呢,先找外圍情況,全球或亞太股市是否正在比慘,再不然就是股權質押的風險還沒出清,對于貿易摩擦、宏觀經濟的不確定性帶動系統性估值下殺仍在持續;券商都跌破凈了,還是可以在證券業正面臨的輕重資產業務的雙重挑戰里尋找到合理性。

    而如果你問,看一個月、三個月、半年呢?除了大霄李這樣有神奇“信仰”的之外,余下的分析師們,似乎都會告訴你兩面理,類似于“機會還有、風險仍存”這樣的話。

    他們說得套路,人嘴兩張皮。

    他們說得又沒錯,市場關乎情緒,以及一些無關公司本身價值的短期反應,自有不確定性和不可預測性。

    死死盯住“球”

    從“愉見財經”自己的投資心路歷程來說,我似乎是在某一天,突然發現了這一切的空洞和虛幻——大家情緒的虛幻,以及嚴重受著情緒影響的上證綜指波動的虛幻。

    那什么是真實的呢?“愉見財經”早前寫過一篇專欄《你是個賭輸了賴桌子的家伙么》(點擊標題跳轉),里頭用過一個比喻,叫“死死盯住你的球”。

    就像運動員在賽場上,周圍有觀眾的噓聲歡呼聲、對手的小動作干擾、裁判的狀態……但優秀的運動員要做的是忽略這些,死死盯住他正在打的那只球。

    那只“球”就是真相。在股市里,我們真正買的是一小小小部分的某家公司,也就是買了這個公司對應的這部分價值。而不是買了一注博彩、一個賭品。(對后者的討論,請直接進入本文第六部分“價值投資以外的天空”。)

    所以價值投資者在股市里,長線來看,周圍有游資拋了接了、環球資本來了去了、IPO放行的速度快了慢了、停了重啟了……但優秀的價值投資者要做的反而是忽略這些,死死盯住他正在打的那只球。

    這其中,甚至包括,忽略當天的上證綜指,忽略當天的股票價格

    我總是告訴自己,“當天的價格是錯誤的”——那是在一個散戶過多的市場里,被多余的非理性判斷與投機所包裹的一個錯誤;而恰恰是我們手上的那只“球”,那家公司可測算的未來價值,才是正確的。

    所以,如果有未來5年、10年都可以不等著這筆錢用的篤定(想清楚了做長線),那些周一到周五每天高高低低的錯誤數字,不看也罷。

    因為只要把時間周期拉得夠長,流動性過于充裕而打出來的泡沫,終究會散;那些不實際影響所投公司發展的外部因素,和嚇出來的低估值,也終究會回歸。

    時間會是一根精確的“回歸線”——雖然也許需要好幾年。

    然后,與孤獨為伴吧。周圍的人會因為短期市場的背離了價值的價格,時而在云端癲狂、時而在谷底啜泣,如果投資者不夠孤獨,也會三天兩頭弄丟平常心,一會覺得弄丟了1000萬、一會又慶幸沒踩雷

    這太累,請忽略噪音。

    回歸線

    價值投資者要看的,是所投公司的當期價值和未來現金流。把所有用來去群里焦慮、抱怨、看熱鬧的時間,都用來真正學習和研究一家公司:每個月的銷售是否符合預期,每一項業務的運營是否都在上升軌道上,利潤率是否提升;外部經濟的疲弱和貿易摩擦,是否影響以及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了公司利潤(剔除恐慌成分);更重要的是,這家公司對未來的布局是否契合了經濟動能,還是僅僅是吹吹概念;以及,這家公司從今年開始到未來10年,每年能賺多少錢……

    凡此這些,才是“球”,才是正確和真實的。

    如果大盤整體的鬧哄哄,尚且還要去看看的話,那就看兩件事情吧:

    第一,是去看看它的流動性情況。因為流動性的充裕與否,決定了被低估股票價值回歸的速度快慢,以及可能會帶動的資產溢價;而反過來,被過多流動性打出的泡沫,也會在去杠桿的時候形成價值回歸,并且矯枉過正。

    第二,也不妨看看當前價格的“錯誤”有多大。因為市場巨大的錯誤,都會是價值投資者的機會:高則減倉,低則補倉

    戊戌年

    對,如很多人所感受和預判的,我們的經濟進入了充滿內外挑戰的年份。因此大概率來說,沒有什么像樣的牛市開啟,年底到年初,谷底繼續。

    但谷底到底有多底?是底到了經濟都不會增長、所有公司都不能盈利了么?顯然并沒有這么糟。

    但的確,過去30年靠老動能和老紅利吃飯的那種“十個行業九個增長”,已經不再。債務過高、周轉困難、市場飽和、貿易生變、紅利殆盡、體制老朽……

    不管老一輩企業家或投資人有多難接受,多么來回掙扎,一切如何反反復復死灰復燃然后又被湮滅,總之,上一個大時代的浪潮大勢已去。內外挑戰,是逼著經濟增長回歸新本質。

    這種恰恰是高速發展到一定階段才會遇到的周期(你看東南亞和非洲那些在我們的前周期的國家就不會愁這些,所以會有人把投資搬去了越南柬埔寨),對過往的買單和對未來的重構,過程必然痛苦,這是每一個正好青壯年撞上周期的人都逃避不了的,不管資產在不在股市里。

    但是,看低這兩三年,看重十年后。用2028的自己的眼光回看曾經難過的2018和2019,難道不是一個被恐慌踩踏過的、布局未來的良機么?

    當然,這個未來,是被大浪淘沙后的未來,是代表產業升級、科技進步作為內生動力的未來。今年諾貝爾經濟獎得主保羅·羅默已經向世界回答了,內生技術變化的長期增長模型,技術進步會是經濟增長的核心。

    市場驅動的時代結束了,能力驅動的時代也就到來了。

    在指向未來的每一個行業里,都有一兩家真正掌握核心的公司(馬太效應,前三開外的就不要聽他們吹概念了)。盯著他們去找,看他們有沒有登陸資本市場,看他們現在的估值消耗了未來多少年的利潤。

    如果大家覺得谷底還沒真正到來,好的標的還沒真正到來的話,可以像《狼圖騰》里的群狼那樣,專注、靜默、堅守、伺機。不要在喧囂里吵吵嚷嚷罵罵咧咧,因為機會其實就在那里。

    打“球”的方法

    說回來,所謂價值投資。

    “愉見財經”身邊很多價值投資者更多關注了“當期價值”。這套理論是,當你發現了一根當期價值準繩,如前文所述,在準繩以下,跌破多了就可以買,在準繩以上,漲得多了就可以拋。注意,是跌破這根準繩,而不是大跌都可以買。比如衡量下來的價值是10元/股(用PE/PB來估更為合理,這里用價格做例子僅為方便閱讀理解),就算這仙股從50腰斬到25,也是不該去買的,但跌成5元了,是可以考慮的。

    不過這套辦法也已經是我的1.0版思路了,我現在取用2.0版——“當期價值+未來現金流的折現”。如果這錢我打算放5~10年,就會更重視“成長性”。

    為了更通俗說明什么是未來的現金流,我們引入一個“回本”的概念,并做一個不太確切的比方:就用投一個火鍋店那樣的思路來想怎么回本。

    比如拿200萬投了個火鍋店,經營不錯一年凈利潤50萬,4年回本,而火鍋店還在那里繼續經營著。(這個數字是瞎寫的,火鍋店租金人力食材運營成本復雜,剛開始經營的幾個月一般都是月虧損,折舊3年到了還要重新裝修,而且餐飲是不成功便成仁的易倒閉行業,這里只是隨便舉個直觀例子。)

    我想說的是,價值投資投公司,找的不是下一個白癡來高位接盤讓我套現(包括現在的概念公司在一級市場炒上天,就盼著早日上市后被韭菜接盤),而是用資本長期伴隨著這家公司,在未來的年份里,賺出老本。

    好比200萬的火鍋店,賺出200萬;100億的公司,賺出100億。

    下一個問題,該指望他多久回本呢?

    投銀行存款,3%,不計復利,33年回本;國債,4%,25年回本;信用債,6%,16年回本。

    債市姑且如此,在承擔更高風險的情況下,投入股市,肯定不是希望16年回本吧。如果想15年之內回本、或者貪心一點10年就要回本,那么,就要去找,哪家公司在未來10年能賺出這些錢。

    還是用大白話聊些虛擬的例子。

    好比A公司市值百億,去年賺3億,今年賺5億,戰略布局得當估明年能賺8億,掌握核心技術因此后勁充足,估后年能賺10億。如此勢頭下估它“10年回本”可期,那么A今年這20倍PE,是我考慮持有的標的。

    反之,同行業B公司市值百億,去年賺5億,今年賺5億,可是往后布局沒跟上,后勁無力,競爭對手趕超快速吞掉市場份額,那么B今年也是20倍PE,但就要看看再說。

    價值投資以外的天空

    選擇了價值投資,就意味著走上了孤狼一般的道路。

    路上只有一條準軸、一個敵人。準軸是這家公司動態變化著的真實價值,敵人是自己。

    但并不代表這條道路以外,就沒有其它路徑選擇。

    我們回歸到基本面,我們在股市里頭如果想“錢生錢”,那就要解決一個問題,賺誰的錢?由此,“愉見財經”將其細分為三條路。

    第一條路,是賺你投的企業的錢,價值投資就在這條路徑之上。整個市場通盤來看,投資股市收益來源是企業們創造的價值,市場無非是一個交易平臺。

    第二條路,是賺別人在股市里丟了的錢,也就是去割帶血的籌碼。股市當然不是零和游戲,但在第二條路上,有點兒“零和博弈”的意思。比如市場情緒極度惡化、韭菜們全體在邊罵人邊割肉恐慌得不要不要的、很多優質公司股票已經超跌得沒有理性、但經濟背景大環境并沒有那么可怕,此時,撿一把,捂一陣。反之如果情緒極度樂觀,看到10000點,泡沫一大堆,就拋掉。

    這就是賺別人割給你的錢。那些大莊割小莊、小莊割散的故事,也是如此。本質上不是你投的企業突然有什么價值變化。

    但這條道路,頂在哪兒、底在哪兒,不確定性極高,所謂刀口舔血。螳螂捕蟬黃雀在后,想割別人的人,也很容易被人割。

    第三條路,是賺央媽的錢,或者更確切地說,是貨幣創造時整個市場多出來的錢;那么反之,貨幣消滅的周期就是反向的。如果走在第三條路上,那么意味著,貨幣收緊周期全都是可以關了股票軟好好陪伴家人享受生活的空倉期。

    期間,左手癢剁左手,右手癢剁右手。

    拋棄上證綜指

    選股票要向前看,對待體系老舊的A股也是如此——這是我今天想說的“上證綜指不看也罷”的第二層意思。

    所謂上證綜指,那是一個所有股票加權平均之后的綜合指數,優質的垃圾的活躍的不活躍的,全班同學們的平均表現。可是,未來如果我們的資本市場改革深化,淘汰退市加速,注冊制不管早晚總要開始,不活躍的股票可能會越來越多,那“全班平均表現”,顯然會越來越不說明問題。

    我們常說的美國股市大漲,實際指的僅僅是道瓊斯30種工業股指數從6000點漲到24000點,并不是全部美國股票的綜合指數。

    前兩天看了原重慶市市長黃奇帆在母校經院的一場精彩演講,深以為然。其中觀點就包括,建立中國系統重要性股票監測制度并以其為成分股,重新設立“中國成分股指數”,可以取代、甚至取消上證綜合指數

    上證綜指誕生于上世紀90年代初期,中國證券市場全部上市公司數量只有幾十個,搞指數自然將其全部包括其中。二十多年來,上市公司數量已從幾十個增加到四千個左右,沒必要也不應該再搞全部在內的綜合指數,而應適時推出成分股指數。

    從發達國家的股票市場看,非常活躍、一般活躍和不活躍股票基本各占1/3,而成分股指數只代表最活躍的部分。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APP 廣告圖
    網友評論
    推薦閱讀
    • 熱 點
    • 行 業
    • 政 策
    • 平 臺
    • 研究數據
    • 理 財
    • 互聯網金融
                  熱帖排行
                  1/1
                  相關推薦:
                  中國股市與美股股市 全球股市股指股市行情 全球股市股指 全球股市 股市市場的作用介紹,股市市場的作用有哪些 股市牛市和熊市股票 港股香港股票港股交易港股休市 初入股市如何選股,新手選股技巧,選股方法 美股股市市值 美股股市休市 a股股市市盈率 a股09年股市開市 市新股和深市新股 股市震蕩股市振蕩 中國股市牛市 股票 09年a股股市開市 a股上市 B股上市 港股通2018股市休市 熊市攢股牛市賣股 港股市值 a股市值 美股股市休市時間
                  澳洲幸运暂停了吗

                  <td id="cn7zt"></td>

                  <source id="cn7zt"></source>
                • <label id="cn7zt"></label>
                  <small id="cn7zt"></small>

                  <td id="cn7zt"></td>

                  <source id="cn7zt"></source>
                • <label id="cn7zt"></label>
                  <small id="cn7zt"></small>